《印度齋浦爾》關於豔遇的那些小事

在旅行中豔遇雖然聽起來就是電影裡才會發生的事,但在現實中仍然有可能發生,基本上只要夠主動,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而我只能說我很幸運,剛好遇到了一位特別的人。

穿著台灣T-shirt的女孩

帶著剛才被嘟嘟車司機坑爆的怨氣,還有入夜後仍然猖狂的印度熱浪,我狼狽地來到青旅,還沒想著要check-in便直衝餐廳,設法透過食物排解一下負面情緒。

迷你Thali套餐

飽餐一頓後,我將行李隨意的扔在床邊,躺在交誼廳的懶骨頭上和旁邊來自台中的大叔Jee聊起天來。

聊沒許久,我便看見從廚房走來兩位迷樣的女子,他們穿的T-shirt上面印了大大的「台灣」兩個字,旁邊附上各種台灣的觀光景點,看起來就是會長期在禮品店滯銷的那種觀光客衣。

yup觀光紀念T

「這年頭還真的有人會買這種東西喔?」帶著狐疑的表情我和Jee便前去向兩人搭話。

N和Y是兩位來自東京的女孩,十天前他們從曼谷開始了旅程,走過瓦拉納西、新德里之後,今天才從阿格拉來到這裡,我們甚至搭的是同一班火車,看起來我們緣分不淺。

我們四人就這樣躺在交誼廳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而雖然百般不願意,為了洗衣服我還是提早離席,暗自希望著我們明天還能有交集。

一起出去玩吧

隔天早上,我一吃完早餐即開始尋找他們的蹤影。好在青旅不大,我很快找到了Jee,他在樓上的陽台邊抽煙,和我一樣,他對於每天都沒有特別的計畫,兩週前他花了大把銀子把他的腳踏車和他一起帶到了新德里,打算往孟買的方向前進,之後似乎還想去緬甸和馬來西亞。他說在印度騎腳踏車有很多時候必須留宿在沒什麼旅館的小鎮,但還好居民都很很善良願意接待他,借出自己家裡的房間給他睡,甚至還幫他顧腳踏車和請他吃飯。

聽完他的故事,我們說好等想到要去哪就一起出發,之後我便離開陽台,繼續尋找N和Y,但是我走遍旅店,仍然絲毫沒看見她們的身影,我便在交誼廳躺下,希望等下他們會經過。

直到約中午的時候,我才終於看見N和Y走進交誼廳。

「嘿,早安啊,你們決定好今天要去哪了嗎?」我首先發話。

「安珀堡!」Y回答。

「那你們要讓我和Jee跟嗎?我可以幫忙叫Uber」我笑著說。

「恩!」N露出了一抹迷人的微笑。

「他們不會其實覺得我很煩吧。」我想到之前聽說日本人即使不喜歡也不太會拒絕別人,再加上他們反應意外的冷淡,我也不由得擔心了起來。

「但應該也沒差啦,真的聊不來中途在落跑就好。」我邊想著邊跳上Uber,展開了旅程。

安珀堡

我們在車上聊起自己的旅程,N和Y說他們在新德里吃了一種叫Fire Pann的東西,老闆會把檳榔葉點火後,直接塞到客人的嘴裡,聽起來很酷但好像不怎麼好吃,至少從他們給我看的影片看起來是這樣。

Fire Pann

「誒不過,我之前看過這個影片誒,是在阿格拉睡我上鋪的日本人,他好像叫Teruyoshi的樣子,然後那時候還有另一個人叫Nao。」我說道。

原來他們幾個在新德里的青旅遇到過,Fire Pann也是一起去的,甚至從阿格拉往齋浦爾的火車上他們還有再次遇到;而Nao則是他們在曼谷要飛往瓦拉納西的時候在機場遇到的,N甚至和她念同一間大學,我們不僅感嘆世界是真的很小。

聊著聊著,我們抵達了目的地:安珀堡。它座落於齋浦爾的北邊,是16世紀克加瓦王國首都的王城,以土褐色為主體的古堡座落於山頂,讓人有穿越道中古世紀的錯覺。

安珀堡

N和Y非常喜歡往路小的地方跑,宮殿中的各種小路、暗道她們都不放過(這還有個名字叫裏道開拓),然後每到一個地方都會被當地人要求自拍,想當然爾他們全都派我當代表,甚至因為時間拖太久,途中我們還一度跟Jee大叔走散,直到最後逛完一整圈才把人給撿回來。

被要求拍照的我

正所謂印度交通

四人重聚後,我們費盡千辛萬苦擺脫纏人的小販,叫了Uber準備離開安珀堡回到市區吃飯,司機是個來自旁遮普地區的年輕人,而這台車是他前些日子好不容易存到錢買的二手車,他很健談,我們一上車他便開始跟我們搭話,分享他的生活。

但當我們到半山腰時,盲彎的前方突然衝出一輛逆向公車,看起來是公車司機受不了前方的嘟嘟車騎太慢想要超車,眼看著公車筆直的朝我們衝來,也知道大概是躲不過,車上的外國人全在同一時間放聲大叫。

「碰!」伴隨著撞擊我們停了下來。

只能說印度人開車真的都有自己的道理,剛才兩位駕駛不約而同的在那個瞬間往反方向硬轉,雖然我們撞上了路邊圍欄但至少沒有正面撞上,但那台公車就這樣肇事逃逸,也沒有打算要下車關心我們的意思,好在沒人受傷,車子也只是被裝凹但是都還能動。

確認完狀況後我們便繼續上路,Y看起來依然老神在在,似乎是沒事的樣子;但N就不一樣了,她面無表情的待看著前方,和她說話時也都只點頭回應,就像靈魂出竅那樣。事後她說,這是她人生遇到的第一場車禍,在那個當下真的腦中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能怎麼辦只能一直發呆。

好在我們的司機是個好人,或許他是不想要我們留下不好的印象吧,途中他還帶我們去了數個他覺得很漂亮的地方讓我們拍拍照,最後甚至還沒打算收我們錢,直到Jee大叔硬塞給他500盧比讓他去修車他才收下。

途中經過的博物館

好在飽餐一頓後大家的心情都好的差不多了,甚至還有體力前往齋浦爾的富人區尋找名店lassiwala。

lassi其實就是優格,算是印度非常具有代表性的飲料之一,而lassiwala則是號稱有著全北印最傳統最好喝的lassi,一杯要價50盧比,即便在富人區這個價錢也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負擔得起每天一杯。但不知道是不是看N和Y長得可愛,我們點了三杯老闆卻只收我們一杯的錢,雖然我喝不出來有哪裡比較特別,但老闆的熱情著實讓我們忘記了剛才的爛事。

lassi

我們帶著lassi在街上漫步,緩緩地朝青旅的方向前行。而富人區也並非浪得虛名,那裡完全沒有像印度其他地方那樣混亂的感覺,商店百貨公司林立,賣各種食物、香料的攤販都幾乎不存在,街道上也幾乎沒有垃圾非常乾淨,因此也沒有那經典的「印度味」。

途中我們經過了許多酒吧,我頓時有了個想法。「誒那你們晚上想喝酒嗎?」我向N和Y問道。

就在那個神奇的晚上

即便是在消費便宜的印度,富人區酒吧的價格仍然可以超越信義區,對我們這種窮學生來說絕對不是首選,於是我們決定先回青旅休息等到晚上再到街上找店,順便散散熱。而當你聊到沒話聊的時候,桌遊絕對是個殺時間及增進感情的好東西,我們就這樣在交誼廳玩了將近三個小時,甚至還從N和Y手上贏了三瓶啤酒。

但很可惜的那天晚上我們一滴酒都沒喝到。

齋浦爾所在的拉賈斯坦邦對於酒精的管制很嚴格,在一般的店家超市絕對找不到任何一種酒精飲料,只有在酒吧或是很難找的小店才能買到。但聰明如我們當時完全不知道這件事,在google找了幾間超市沒找到後就果斷放棄,隨邊拿了一些零食飲料後便悻悻然的回到了青旅。

我們就這樣在青旅閒聊了一個晚上,分享著彼此的大學生活、台日差異等等,他們說我總是讓他們走在路的內側有種很溫暖的感覺,紳士感爆棚。但是中途N卻跑去和她在德里遇到的另一位男子講電話,看她笑樣子給人一種曖昧的感覺,即便從Y那裡得到了否定的答案,醋意仍在我心中萌芽。

「說實話,我覺得她算是我的菜的。」或許是為了加深印象吧,我對Y這麼說道。

「疑!真的假的!那你可以放心那真的不是她男友,就好好加油吧~!」說完,Y便帶著姨母笑走進了房間,留下我和N兩人獨自待在交誼廳。

看著仍在講電話的N,不好意思打擾的我也只好先去洗澡,希望等下會有機會能說上話。

被我們亂畫過的青旅白板

洗完了澡,我回到交誼廳,四周並沒有其他人,只剩N仍躺在懶骨頭上發呆,我便也搬了張自己的軟墊湊了過去。

「誒你有在用Netflix嗎?」N主動開啟了話題。

互相分享幾部推薦的劇後,我便假借一起看影片的名義將頭挪到她的懶骨頭上,明明一切很自然的氣氛在我躺下去的那刻瞬間變得有些曖昧,我頓時腦袋一片空白,只能盯著手機螢幕掩飾情緒。

「このチャネルを登録してください!」隨著影片結束,我們也陷入了沈默,似乎我們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氣氛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我心裡想,一邊側身轉向N,嘗試性的將手跨到她的腰上,而她則也轉過身,和我面對面相望,我們的距離也越來越近。

於是我親了她,那感覺就像我們處在一個獨立的空間,完全沒有外在事物能打擾我們享受著和彼此的當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Y下樓的腳步聲才將我們拉回了現實世界。

簡單打過招呼後N就去洗澡了,而我也逕自回房,只能暗地裡祈禱我們明天還能有時間相處。

別離

第三天,是我們道別的日子。

Jee為了趕路已經早早離去,N和Y下午打算搭14小時多的火車前往西邊的齋沙梅爾,而我則決定搭中午的火車前往阿傑梅爾,之後再轉搭巴士前往普西卡。

N和Y今天意外的早起,我們簡單吃過早餐後決定前往城市宮殿,作為我們旅程的尾聲。

舊城區城門

我們漫步在齋浦爾的舊城區,雖然號稱粉紅之城,但街景清一色是橘紅色,配上陽光顯得有些刺眼。我本來以為今天和N之間會有些尷尬,但他表現得很自然,這也讓我放心了許多。

城市宮殿是齋浦爾舊王族的故居,而貴族的老房子都有一個共通點,小路很多,於是我又陪著兩位女孩再次展開了裏道開拓的行程。不過還好這次的王族看起來沒什麼秘密,密道沒有像安珀堡那麼多,我也不用跑得那麼累。

是N!

離開了城市宮殿,我們回到了青旅收拾東西,準備繼續各自的旅程。離別時,N給了我一隻藍色大象的吊飾,而她自己則有另一隻綠色的,我真的很開心,就像我們兩個有種連結一樣。

大象吊飾

道別的時刻到來,我雖然很想多對N說點什麼,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除了謝謝跟再見以外什麼也說不出口。

「誒到了普西卡要傳訊息跟我們說喔!」N帶著他的招牌微笑說道,這也讓我得以回神,好好的和兩位好夥伴道別。

擁抱之後,我便搭上Uber離去,從車窗往回看,他們直到我離開巷口前都還站在原地和我揮手,這又讓人更加的感慨。

「不知道她有沒有發現我抱她抱得比較久。」我心想,看著手中的吊飾,開心及感傷的情緒同時湧上心頭。

那之後呢

拜現代科技所賜,即便我們分隔兩地依然還能保持聯繫,我搭上火車後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傳訊息給N,而也是從那開始,我們的話題再也沒間斷過,雖然見不到面,但靠著每天固定視訊的時間也能延續感情。那年年底,N決定來台灣過聖誕節,我們也在那時候正式確定了關係,成為彼此伴侶。

隔年2月,我們雖然各自制定了不同的旅行計劃,但依舊沒有忘記對方。我們在約旦相聚,享受了可以說是我人生最幸福的一個禮拜,而這一切都是N的功勞。

說來好玩,到目前為止我們真正見到對方的時間只有整整14天,我們也仍堅持了將近一整年。雖然最終在疫情的影響下我們選擇了分開,但我們依然以朋友的身份陪在比次身邊,畢竟,至少對我來說,很少遇到有那麼意氣相投的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