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希伯崙》發現真相!Dual Narrative Tour in Hebron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最讓人困惑的那個。

就連我自己在來到以色列之前也只把以巴衝突當成台灣和中國的翻版,頂多就是多了幾場爆炸跟戰爭,但直到我參加完這個tour我才知道這場血腥復仇史到底有多複雜。

Tour簡介-Hebron Dual Narrative Tour

Abraham Tour

1.主辦團隊:Abraham Tour(https://www.abrahamtours.com/)。

2.性質:歷史。

3.時間:每週三、日出發,約8:00-19:00。

4.每團人數:10-15人+1以色列導遊+1巴勒斯坦導遊。

5.價格及預約方式:ILS‎330(約USD95、TWD2750),午餐另計ILS30,可線上預約(點我)或至當地Abraham Tour營運之旅社預約,可使用新謝克爾或美金付款。

6.推薦度:8/10。

由以色列知名旅遊集團Abraham Tour營運的單日Tour,除了介紹巴勒斯坦最重要的城市-希伯崙的歷史以外,最有趣的是會有來自兩邊的導遊講述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各自的看法,讓人感到震驚且困惑時對以巴衝突有更深的理解。

早上會於耶路撒冷的Abraham Hostel集合,由以色列導遊帶領搭乘輕軌及Egged巴士至希伯崙(交通費用已包含再團費中)。以色列導遊的行程會進行到約13:00,之後在麥拉比洞由巴勒斯坦導遊帶至阿拉伯家庭中用餐(ILS30),用餐過後由巴勒斯坦導遊帶領至約17:30分並搭乘18:00的巴士返回耶路撒冷。Tour全程步行,不另提供水及零食(但跟導遊說他可以告訴你要去哪買),小費自由(像我就沒給)。

———–以下包含劇透———–

我的那一天

或許因為是冬天吧,早上的耶路撒冷街頭人非常少,即便是走在新城區最繁榮的街道也感覺到冷清,我便加快腳步前往集合地Abraham Hostel。才剛進門,迎接我的就是導遊。

「嗨,你是要去希伯崙的對嗎?我是你的導遊,你好!」他熱情的說。

他是個有點胖胖的老先生,帶著kipa留著peyot的標準猶太裝扮,其實生長在美國的他從30歲來到以色列之後就再也沒有離開過,而跟據他的說法,他回到了真正的家。

好不容易集合完了團員,導遊領著我們大家搭乘輕軌來到了巴士站,只是好巧不巧,這時下起了細雨,原本就已經寒風刺骨的天氣又變得更加惱人。「雖然天空不給面子,但既然不論刮風下雨我們都要去希伯崙,那不如現在就來自我介紹吧,就從你開始。」隨著導遊的視線,團員們也跟著看向了我。

放眼望去,團員們的眼睛中透露著一絲不安,既然如此,身為黃色人種代表的我自然有安撫大家的責任。

「嗨,我叫Waiting,來自台灣,所以我不會有那該死的病毒。」我說。

伴隨著大家的笑聲,巴士經過了檢查哨進入到了西岸,故事也正式開始。

檢查哨附近的牌子,上面寫著為避免危險禁止以色列公民進入

猶太人的故事

我們離開巴士,雨水隨著冰冷的空氣襲來,大家都冷到很不舒服,只有導遊依然精神奕奕的領著大家前進。

「你們可以看到旁邊的檢查哨還有鐵門,原本那邊是用一條繩子來開關鐵門,只是之前這上面的阿拉伯社區有太多小孩朝著我們的士兵丟石頭才變成這樣,現在他們上下學或是回家都必須經過士兵檢查,這裡是他們進出社區唯一的道路。」導遊說。

檢查哨

跟著導遊的腳步往前,我們來到了希伯崙遊客中心的展館,在這裡導遊當起了歷史老師。

「其實從鄂圖曼時期開始這裡的猶太人跟巴勒斯坦人相處都就滿融洽的,畢竟他們都是在同個統治者下面平等的存在。但這只持續到1929年的大屠殺。當時因為貝爾福宣言造成耶路撒冷的阿拉伯人暴動開始攻擊猶太人,而這也燒到了希伯崙,當時有一大群的阿拉伯人看見猶太人就殺,砸店、燒毀猶太會堂樣樣來,當天在希伯崙死了將近70名猶太人,諷刺的是,大多數的生還者都是躲在他們的阿拉伯鄰居家。這可以說是近代衝突史的開端。」他說。

「而你們現在在的遊客中心就是那時候被掠奪一空的其中一座會堂。」

導遊講的十分激昂,但只換來我們的沈默。

「而這也是為什麼到現在我們還是被教育著勿忘希伯崙大屠殺,不要相信阿拉伯人等等的,甚至有很多我的朋友聽到我有在做這個Tour,他們都會很擔心的問我說,你真的要跟阿拉伯人合作嗎,他會不會騙你等等之類的。」他說道。

這讓我想到我們似乎也有類似的教育,把某個國家某個政權當成假想敵,但很顯然的他們做的比較徹底。

「走吧,接下來我想帶你們去我一個朋友家,他是住在這裡超過30年的猶太人喔。」導遊興奮地說道。

路途中我們經過了檢查站,我想起之前在書上看過西岸地區有很多城市都實施共管,例如希伯崙被分成H1及H2兩區,H1由巴勒斯坦治理,H2則是以色列的管轄範圍,因此若是想要到另一頭,都必須像過海關一樣走過通道,通道上方也可以看到荷槍實彈的以色列軍人。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氣,幾乎沒有人經過那一帶。

H1和H2之間的檢查站

「你們知道怎麼分辨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家嗎,看他家的外面有沒有鐵柵欄,之前因為不斷的衝突我們必須靠著這個來保護自己。」導遊說,並指示大家望向周圍,果真每間房子都像監獄一樣被鐵柵欄包圍著。

全都是鐵柵欄

在寒冷的風雨中,5分鐘的路程卻像1個小時那樣的酒,正當我們大家都快受不了的時候,終於在一個類似社區大樓的地方停下了腳步。

「那我們現在就去找他吧!」導遊說

站著就是他

他出生在英國,跟我們的導遊一樣,也是年輕的時候來到這裡,本來住在耶路撒冷,退休之後就搬到了希伯崙,他說在這裡的生活就跟其他地方一樣,並不會每天都要擔心被襲擊。但很不幸的,雖然他分享了很多其他的事情,不過剛從冷到不行的外面進到溫暖的室內,我就睡著了XD

離開他家之後,我們來到了某個猶太社區。

「之前這裡阿克薩大起義的時候,阿拉伯人非常的惡毒,當時有一對父母只是推著他們10個月大的嬰兒走在外面,那個嬰兒就被阿拉伯狙擊手給爆頭。他們竟然連嬰兒都不放過,你們相信嗎?這裡原本還有一個很熱鬧的市場,在那之後也被關閉,再也沒有開過了。」導遊說。

雖然我沒有拍到照片,但那裡有一個著火的嬰兒車的壁畫。上面用希伯來文寫著火焰,紀念著那位被殺死的嬰兒。

我不太確定我應該做出什麼反應,當下聽到的時候只覺得或許那個狙擊手是想瞄準他老爸,或是說,我到底有資格做什麼反應。

伴隨著迷惘,我們來到了最後一個點:麥拉比洞。

麥拉比洞

「這裡是全希伯崙最神聖的地方,猶太教和伊斯蘭教的聖人墓就在裡面,不過對猶太人來說這裡是記錄著我們恥辱的地方。」導遊說,「曾經由阿拉伯人統治這裡的時候,他們把內部改建成清真寺,更甚至禁止猶太人靠近自己的聖地,他們規定猶太人最多只能在你們現在腳下石階的第7步禱告,超過的人就會慘遭毒打。」

「幸好現在這裡已經有一半回復成猶太會堂了,我現在會帶你們進去裡面,你們可以自由參觀,出來之後你們下午的導遊穆罕默德就會在外面等你們,別走丟摟」雖然講了不少沈重的話題,但導遊仍然像稍早那般精神奕奕。

或許真的是過去經歷的這些悲慘故事才造就了現在的猶太人,非常的堅強、團結,曾經經歷大屠殺的傷痛以及每天活在死亡的恐懼之下使他們變得強悍,才能有今日的以色列,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後面的故事才更讓人困惑。

午餐時間

離開了麥拉比洞,穆罕默德帶著我們到了他的朋友家中吃午餐。他家的客廳能輕鬆夠容納我們12個人,雖然是地下室但卻給人一種豐衣足食的感覺,甚至跟早上猶太導遊的朋友差不多。

但這頓飯卻讓我們聽到了不少有趣的事。

「嘿!穆罕默德,我聽說阿拉伯人最多可以娶四個老婆,那是真的嗎?」坐在我斜對角的美國老先生問道。

「是啊那還滿正常的,古蘭經說我們可以取超過一位妻子,但前提是必須平等的對待每一位。」導遊回答道,「像我家就是,我爸爸就有四個老婆。不過他也滿認真在執行平等對待這件事情的,像他之前帶第二個他第二個妻子去卡達玩,回來就有給其他三位一大堆禮物。而這也讓我有許多兄弟姊妹,我在家中的排行是第23。」

「等等那你家到底總共有幾個小孩?」我驚訝的問到。

「27。」他說。

「我天這也太多人了吧!」我心想,「那為什麼他們會想娶超過一位妻子啊?」我又問到。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某位老婆懷孕的時候還是有需求吧,像我朋友他的第一位老婆懷孕的時候去了約旦玩,之後就帶了第二位一起回家,而且他們現在好像也相處得還不錯。」導遊說。

好…好喔,這真的超乎我想像。

「那你呢,你自己會想要有更多妻子嗎?」剛才那位美國人問道。

「我喔,其實我不會誒。雖然我常常跟我老婆開玩笑說你再吵我就要去娶第二位等等的,但我從來都不是真心的,畢竟對待一位就夠花心思了,我真的沒有把握平等對待全部人。但誰知道她有天突然跟我說有很重要的事想要告訴我,就把我約到一家咖啡館,然後很認真的說請我去幫他娶個姊妹回來,因為她想要有個陪伴,我真的嚇傻了你們知道嗎。」導遊說道,「我家真的不大,再多人就會變得很擠了,我可沒辦法像海灣那邊的人一樣,你們知道他們最近的潮流是蓋一棟五層樓的大別墅跟老婆們一人一層,那我真的做不到。」

伴隨著大家的笑聲,我們離開了那位朋友家,歡樂的話題也到此結束。

阿拉伯人的故事

我們回到了麥拉比洞。

在清真寺的那一側,挑高的屋頂、古蘭經文的裝飾、舒適的地毯、開闊的空間,跟剛才猶太會堂有著顯著的差異,甚至讓我想到開羅的穆罕默德·阿里清真寺。

埃及的穆罕默德·阿里清真寺

「你們知道巴勒斯坦人有宵禁嗎?」導遊說,「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巴勒斯坦人再過了晚上7點到早上6點,以及所有猶太假日是不能出門的,不然以色列人就有權利逮捕他們。而這一切的源頭,是前幾年有一位以色列人聽到有人在傳說希伯崙大屠殺將會重演,他決定先下手為強,於是他就拿著他的散彈槍在晨禮的時候到這裡掃射,當時正好是齋戒月,有上千名巴勒斯坦人在這裡禱告,而這個事件造成了29人死亡,上百人受傷。」

不像早上的無感,這次我真的被震驚到了。

「早上的時候另一位導遊應該帶你們去過另一頭了吧,其實這裡原本整間都是清真寺。但在那件事之後,以色列官方封鎖了這裡9個月,並對巴勒斯坦人實施宵禁,而當這裡再次開放的時候那一邊就已經被改建成猶太會堂了,甚至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還被限制不能進來做禮拜。」導遊說。

我覺得很困惑,明明以色列人犯下的錯但結果聽起來卻像在懲罰巴勒斯坦人,明明一樣都是屠殺為什麼我卻對早上的故事比較沒有感覺。

「接下來我要帶你們去希伯崙以前的主要大街,那裡有些我很想讓你們看看的店家。不過等下我們會從H2走到H1,要經過檢查站,記得不要跟丟。」導遊說。

走進蜿蜒的巷子,我們來到了充滿鐵欄杆的檢查站。

檢查站通道

就像過海關一樣,有金屬探測器,旁邊的哨站裡站著以色列的士兵,本來以為我們會一一被盤查,但士兵卻僅是簡單問候我們變開門放行。

「其實檢查平常絕對不會那麼順利,剛剛會那樣是因為有你們這群國際人士,所以士兵檢查就會特別鬆散,不然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的話,一定會被問話問超過10分鐘。所以有很多人都會在通關的時候搭訕國際人士,這樣通關會比較輕鬆,不然若是士兵想要的話,他完全有權利把任何一個巴勒斯坦人脫光檢查,不論多冷的天氣都一樣。」導遊說道。「走吧,大街就在前面。」

雖說是以前的主要大街,但老實說比較像垃圾場,或說,是已經好久沒有人煙的感覺。

髒亂的街道

轉進下一條街,終於有幾家店仍然在營業。

「你們抬頭看,會發現有鐵絲網,而屋頂上有像剛剛檢查站一樣的哨站。你們知道巴勒斯坦人是沒有屋頂的使用權的,你們辦法在上面曬衣服、做運動、曬太陽,即便你擁有整棟大樓都一樣,高樓層都是屬於以色列管轄,如果你有需要使用,譬如說修水塔,你需要去申請許可證,而那是要花錢的,你想要使用自己家的屋頂就必須付錢給其他人,很奇怪吧。所以你們可以發現巴勒斯坦有很多房子都蓋得很高,但高樓層都沒人在用甚至只有骨架,這算是我們鑽以色列漏洞的方法。」導遊說,「上面的哨站就是以色列士兵為了安全理由在監視我們的地方,但某些惡質的士兵卻整天把垃圾、屎尿丟下來,常常砸到人,但我們有想過加蓋屋頂,但我們根本無法取得石塊或水泥那類的物品,我們能用的只有布料跟鐵絲網,這是我們最微薄的抵抗。這條大街原本是全希伯崙最繁華的商店街,但感謝以色列人,現在這裡根本做不了生意,大家都搬走了。」

「我真的覺得我們有點像次等公民,很多我們自己的設施都因為以色列的『安全理由』而不能用,像是假設一個巴勒斯坦人要出國,他不能從以色列的本·古里安機場起飛,他必須大老遠的先從艾倫比橋走到約旦之後再從安曼起飛,真的很麻煩。」

鐵絲網、垃圾、以色列哨站

導遊帶我們走進一間瓷器店,他熱情的請我們在店裡坐下,店的內部宛如古堡一般,石頭砌成的牆、溫暖的火爐、寬廣的空間,十分舒適。店主人是個和藹可親的老人,他十分熱情的和我們每個人握手,並說道:「希伯崙自古便盛產玻璃及瓷器,基本上可以說是巴勒斯坦最重要的工業大城,而這裡就是最初繁榮起來的商店街,不過你們可以看到現在已經大不如前,以色列人斷水、斷電、甚至蓄意弄髒街道的行徑讓這裡許多店家都撐不下去了,還留在這裡的店家基本上都只能靠著外國觀光客來生存,你們隨意看看吧,我們這裡決不騙人,而且我們接受各種貨幣,美金、謝克爾、歐元、甚至約旦第納爾都可以,希望你們會喜歡。」

店裡展示著許多瓷器,上面的彩繪跟伯利恆的隔離牆上的內容很像,都是追求巴勒斯坦和平。

和平盤子

「走吧,我帶你們去現在的市中心,不過要記得,如果你不想遇到危險的話,千萬不要講任何一句希伯來文或是提到以色列的事。」導遊說。雖然實在不想離開溫暖的店內,不過在導遊的呼喊之下,我們又走回了寒風中。

穿過街道,我們來到了大廣場。「大家就自由逛逛吧,我們5:25在這裡集合,大家可以看看這裡人的生活,還有物價,如果有人餓了的話後面右轉有家賣三明治的店旁邊還有這裡最好吃的Kunaf,然後我們就要搭巴士回耶路撒冷摟。」導遊說。

希伯崙的廣場

這裡完全不像新聞說的,貧困、混亂,就像另一個普通的阿拉伯國家的感覺,燈火通明的街道,叫賣的小販,甚至還有公用小巴跟計程車,說實話給我一種回到埃及路克索的既視感。我走進一家烤雞店,店員熱情的招呼著我,不過我只想看看菜單便拒絕了他。外面的烤爐上有著至少12隻雞,香味撲鼻而來。我回頭問了店員,一整隻只要30謝克爾,跟在台灣差不多,在這個什麼都貴到爆炸的以色列已經是十足便宜的價格。

旅程步入尾聲,導遊帶著我們穿過廣場,舊大街,檢查站回到麥拉比洞附近巴士。20分鐘的路程,明明是在同一個城市,兩邊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氛圍,那個檢查站就像海關一樣,給人穿越國境的錯覺。

「謝謝大家今天來參與這個tour,我希望你們都喜歡今天並且對這裡的事感到更困惑(confused),如果你有,那我們就成功了。」導遊說著,並帶笑著送我們登上巴士。

心聲

我覺得很奇妙,身為台灣人,我們像以色列一樣隨時都面對著外國勢力的武力威脅,卻又同時像巴勒斯坦人一樣被外國勢力處處打壓。雖然我承認我對阿拉伯人的故事比較有感覺,但我沒辦法很肯定地說出我站在誰那邊,更別說冠冕堂皇的譴責這場血腥復仇史,單用『冤冤相報何時了』一句話就總結這一切。

這個tour讓我了解不少事,卻又在同時讓我感到困惑,我只能形式上說我保持中立,兩邊都支持。

那麼你,又支持哪邊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